STAR LIGHT~* 夢想天空

關於部落格
女性向及BL向遊戲的胡言亂語部落格!含R18(18禁)的遊戲內容!!偶爾可能會出現男性向XD!!!
  • 83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流川楓,起床了!!!(下集)***注意:本文為18禁文章***

<<<<<<<<<<同居生活小紀事6—完結篇>>>>>>>>>>

今天對天才櫻木花道來說,是特別的一天。

從上星期醫生宣布可以下床活動,花道又開始忙碌的生活。一早起床照例叫醒超會賴床的狐狸兼被吃豆腐,流川出門後打掃家裡兼打混,下午到醫院復健兼哈啦,晚上回家吃晚餐兼…再被吃豆腐,總之,就是瞎忙啦,忙到今天就要從復健中心畢業也沒什麼感動的感覺。說是畢業其實太早了,只是後天就是湘北開學日,流川便為他辦了轉院手續。什麼轉診單、病歷摘要、結帳等等…,反正全部交給流川秘書搞定,花道只要準時到新醫院報到就好。

不過畢竟相處了幾個月的時間,想到明天之後可能就永遠不會再碰到嚴肅的醫生伯伯、八卦的護士阿姨、嘮叨的工友叔叔和復健師藤原先生,花道突然有了離別的感傷。但是好不容易培養的情緒,在上完最後一堂"畢業紀念課程"後,便輕易的煙消雲散了。

該怎麼解釋這堂課的內容呢?首先要從藤原那詭譎的笑容開始……。

起初Power point放映的只是一些基本注意的日常生活動作,如不要彎腰、不要提重物、臥床時在膝下墊枕頭、避免俯睡…,這些花道都倒背如流了。藤原還是一一的複習講解,在燈光昏暗的討論室中,花道顯得昏昏欲睡;但接下來藤原又打開一個檔案,出現的畫面出現讓花道瞬間睡意全消。

只是簡單的黑線條描繪人物,沒有眼、鼻、口的面貌,更分不清性別。但兩個人肢體交疊的動作分明就是在…嘿咻,而且還是十多個不同性交動作,分為正確組和錯誤組講解。

看到花道面紅耳赤的怔住,目瞪口呆的盯著畫面,藤原一副世故的說:「我說櫻木同學啊,少年人年輕氣盛難免,可是受了傷就得節制點,只要採取適當的姿勢,還是可以享受美好的性生活……。所以,從第一張圖開始…最舒服的性愛姿勢是仰臥式,較不適當的是跨坐式及背後式……。」

儘管藤原口沫橫飛、加上誇大手勢的認真講解,明明是衛教的課程,花道卻不自主的往情色方向想像,其中之一是自己,另一個是…流川?

「不!」從妄想驚醒的花道大叫一聲,惹得一本正經的藤原也黑了臉。
「櫻木,再不專心就要回覆示教哦!」

「藤原先生,我會認真學習的,只是…」花道指著其中一個姿勢,
「我到底在上面還是…?」

「就叫你認真聽啊,為了減少腰背用力的動作,像這個仰臥式是最理想的,當然是受傷的人平躺,所以女性可以配合在上方……」

所以自己在下面囉,花道再次分了神,腦中又出現無數妄想及疑問。只是有個問題卻問不出口:那我和流川誰是當女生呢?

帶著滿腹疑問和震驚,沒有閑情逸致離情依依,幾乎是逃離事發現場的離開醫院。花道下了公車匆匆步行回家,今天流川沒來接他。

可惡,這混蛋狐狸,回家一定要狠狠教訓他。還在想藤原為什麼這麼苦口婆心的來這場圖文並茂的"性教育",直到結束時那句「櫻木同學,有問題要主動問哦,像流川同學都會幫你注意,有不懂的也可以問他…。」

原來罪魁禍首就是流川!原本以為全醫院的人都知道自己是為了打工意外而受傷,沒想到藤原似乎有不當且不潔的聯想,不知道流川加油添醋了什麼,害他離開醫院時,總覺得大家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他。

氣呼呼的進了家門,午後五點多依然炙熱的陽光和悶熱的空氣,熱得花道滿頭大汗。脫下上衣、隨手扭了濕毛巾拭汗,正想到冰箱倒杯冰水時,就聞到廚房門口傳來陣陣食物香味。
「咦?流川你在家嗎,你不是說今天集訓最後一天,要辦歡送會嗎?”」

「那種無聊的聚會我還是不想去…」
從廚房緩緩步出,流川手裡拿杯冰柳橙汁遞給花道,看著花道一口氣狂飲著。
「白痴,先去洗個澡吧,這樣會感冒,不過我是不介意。」目光停留在花道胸前。

「去你的,有什麼好看…」下意識拿起毛巾想遮些什麼,卻又覺得太過扭捏而作罷,一轉身走向浴室。「不跟你廢話,我去洗澡了…。」

直到洗完澡換上衣服時,花道才想起興師問罪這回事。

走到廚房正要開口,看到流川忙進忙出的準備晚餐,想說的話又吞回肚子。

「我租了 VCD,你先去看吧,再二十分鐘就能吃飯了。」

「哦!」反正也幫不上忙,花道聽話的回到客廳,播放著沒有片名、沒有劇情簡介的不明VCD,嗯…看著片頭畫面,好像是卡通片吧。劇情是兩位漫畫家的初識,有些無聊…,尤其是男主角畫的像少女一般美型。
“真想不到狐狸有這種癖好…”一邊喝著飲料、一邊嫌棄著流川準備的特別節目,但劇情急轉直下,下一個畫面讓花道差點噴出口中的可樂。

「這…這是什麼啊?」兩個同為男性的漫畫家正在Kiss,還是伸出舌頭的熱吻。沒多久,兩人就赤裸裸的擁吻著,美型的男生在撫弄下呻吟、高潮,然後被OOXX…。

「白痴,吃飯了!」

雖然劇情及畫面都令人震驚,但花道仍目不轉睛的看了許久,直到聽到流川的叫喚,才像偷看A片被抓到的心虛,急急忙忙關上了電視。

食不知味的吃著飯,對面的流川面無表情,花道的內心卻波濤洶湧。
“該怎麼說呢…,流川楓,你租這什麼片,下流死了…不對,也許他拿錯了,等一下他問我是什麼片,我要怎麼說,而且還快看完了…。”

沉思在自己世界的花道,沒注意流川吃沒幾口就喊著好熱也去洗澡,甚至洗完澡站在他身後時,花道仍拿著筷子呆呆思考著。

「在想什麼呢?白痴。」流川冷不防的湊在花道耳朵旁輕聲說著,如吐氣般的輕柔語調讓花道一陣顫慄。

「混蛋…不要在我耳朵旁說話。」一手摀著耳朵,耳根已泛紅起來。

流川笑了笑,沒進一歩舉動,轉身走到客廳。
「我去看VCD了,你剛剛看到哪了…?」

什麼?呆了幾秒的花道衝到客應,電視正播放著美型男從背後被插入的嘿咻畫面,淫糜的呻吟聲回盪在客廳中。

「哦,看到這裡了,很刺激吧,不過這個動作你現在不適合。」
流川豪不在意的輕描淡寫,眼底卻流露出色瞇瞇的曖昧。

「你…你是故意的,還有藤原的課都是你安排的,你這個色狐狸…。」

來不及說的話被流川的吻封住,霸道的拉下花道跌入沙發中壓制著,如雨點般狂亂落下的吻讓花道無力反制。靈活又狡猾的舌頭鑚入口內,彷彿品嚐般舔弄著,引誘花道也伸出舌尖交纏著、吞入兩人傳遞的口液,流川更進一歩啃咬著花道紅豔的唇舌。

「嗯…唔嗯……。」感到流川不同平日的強勢侵略,被狂肆吻到快要窒息的花道只能發出細微的喘息聲,原本要反抗推開的手竟扶著流川的肩,好像要把他拉近般緊緊抓住。

嚐夠了花道口內的蜜液,流川的吻來到被掀起上衣的身體,以舌頭含舔著胸間的紅點,然後以舌尖繞著乳首打轉,有時還惡意的用牙齒輕輕啃咬著,再用指尖揉弄著另一邊的紅蕊。

「呃…啊……。」全身的力氣彷彿從胸前那兩點流失,並輕易點燃花道體內的熱火,無法止住口中溢出的吟哦聲,炙熱的下身還沒經過撫弄就硬挺起來。感受到花道騷動的欲望,流川伸出手包覆他的灼熱,忽上忽下的愛撫和時輕時重的搓弄著,反覆的磨蹭讓花道幾乎快到達頂點,身體不住的輕顫著。

就在花道快高潮時,流川的手突然停止律動,甚至緊握住他的中心點不讓他宣洩。
「唔…放手…好難受。」帶著淚光的迷濛雙眼,花道不解的望著流川。

「花道,想要嗎?想要我嗎…?」流川低沉的語調彷彿也在忍耐。

「可惡,你這個色狐狸,為什麼我要…啊…」

聽不到想要的答案,流川更加用力握住花道的灼熱,指腹更惡意的在尖端不住摩擦,但就是不讓他釋放。過火的感官刺激,讓花道徘徊在爆發的慾望和無法抒解的痛楚之間,唯一僅有的固執已拋諸腦後。急於解放的花道,背叛自己意志說出可恥的請求。

「我……想要…….楓...」

得到比預期中更滿意的回答,流川加速手中的撫弄,強烈的快感襲擊著花道,伴隨著一聲尖銳的呻吟,宣洩在流川手中。

解放之後的花道,意識迷濛的在流川身下喘息著。上衣被掀到鎖骨下露出被啃咬至紅腫的乳首,下半身已赤裸裸的,白濁的液體噴黏在下腹、股間,此刻的花道散發出的淫糜氣息,讓流川再也無法自制。脫下自己礙事的衣服,抬起花道的下半身將抱枕墊在腰下,並扳開他的大腿放置在自己身體兩側,於是下身便一覽無遺的展現在流川眼前。一手沾著花道剛才噴撒出的白濁液體,再往他身後滑去,滋潤著他緊窒的密穴,在他密穴的入口處不停的摩挲著。

「好痛…你在幹嘛…啊…….」儘管流川已小心翼翼的潤滑著,從未被侵入的狹小密穴仍傳來陣陣被撐大的疼痛感,花道驚醒抗拒著。

「放鬆,我在讓你適應…別怕。」
流川安撫著花道,低沉的聲音卻透露出他壓抑的慾望,花道看見流川熾熱腫脹的男根昂揚著。了解他的體貼,花道強忍住羞恥及害怕,閉起眼深深的喘氣著讓身體放鬆,接受異物的侵入。

「唔…嗯……」感覺緊窒的密穴逐漸柔軟,流川慢慢增加深入的手指。看著花道逆來順受的可愛模樣,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印下深深的一吻。

就像可以減輕疼痛般甜美的吻,花道伸出滑潤的紅舌回吻著。下半身的疼痛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是莫名的燥熱及騷動感,狹小的密穴被撐大到不可思議的空間,火熱的內壁甚至緊緊吸附流川的手指,彷彿在期待更碩大的侵入。

「花道…可以嗎?」

「嗯……」
“混蛋,別問這麼令人羞恥的問題。”來不及說出口的抱怨,在流川猛然一個挺身,深深的刺入後,化成陣陣斷續的呻吟聲。

比手指更粗大腫脹的男根在花道體內衝撞著,強忍到極端的流川再不留情的進攻著,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的挺進,彷彿要刺入身體最深處。受不住流竄全身的狂歡感,花道狂亂的哼叫呻吟著,不自覺的擺動身體迎合流川的律動,下身也再度硬挺起來。

「啊……嗯啊……」

流川的手再次包覆他的灼熱搓弄著,前後同時被刺激的快感,讓花道不自主的收縮著內壁,也使得體內的男根更加漲熱碩大,更粗暴猛烈的抽動著。

「啊……嗯啊……楓…楓」
忘情的呼喊平日說不出口的單字,花道突然像是痙攣般弓起下半身顫動著,流川知道他又要宣洩了,加速在他體內猛撞的衝刺著。

「花道……我們一起…」

「啊……啊!」流川在耳邊嘶啞的嗓音讓花道達到頂點,伴隨著一聲驚喘,花道率先在流川手中宣洩。幾乎在同時,花道也感到自己體內窒熱的甬道,被沖射入陣陣灼燙的愛液。
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
調整著混亂的呼吸,流川慢慢的從花道體內抽出,白濁的液體也伴隨著從紅腫的密穴中流出。

「花道…花道,你還好吧?」
看著仍舊意識朦朧的花道,流川有些後悔無法自持的衝動。抱起軟弱無力的身軀走到浴室,啟動大得像浴池般的按摩浴缸,再抱著花道一起泡著熱水,清洗他身上的濁液。

「嗯?狐狸…」慢慢回過神的花道努力的將眼神對焦,印入眼簾的是皺著眉、帶著自責表情的流川。

「花道,你還好吧,很痛嗎?」

「廢話,痛死了,不然下次換你試看看……」
啊呀,似乎打擊到狐狸的自尊心了,看他的臉瞬間鐵靑。
「也不是那麼糟啦…下次也許會好一點。」

只顧著安慰流川受傷的心靈,沒有自覺到自己的失言,只見流川的神情突然又明亮了起來,似乎還帶著些狡詐。

「下一次,我會更注意的,也會多學習各種技巧,所以…請期待著吧,花道!」

“技巧”?是指籃球嗎?要回球隊了,難怪他在這種時候還念念不忘,心裡雖然有點莫名的小吃醋,還是明白事理的鼓勵著。
「是啊,你要連我的份一起加油哦。」

看著懷中人兒純真的笑容,流川寵溺似的深深一吻。

後天就要回湘北了,原本擔心花道會因為顧忌旁人眼光而動搖,或因他人(如仙道)的介入而改變,於是費盡心思、用盡手段將他留住。沒想到花道簡單的一句話,輕易安撫了流川的不安。

轉院手續辦了,集訓結束了,在湘北的老家已安置好兩人的小窩等著兩人進駐。流川再度體會著,只要身邊有那個人的陪伴,不管到哪都有家的溫暖吧!

<<<<<<<<<<後話>>>>>>>>>>

「我說櫻木同學啊!昨天才跟你說要小心一點,怎麼還是…唉,年輕人難免的,但是太縱慾也不好啊……。」
有點不滿假日、而且是到府應診的藤原碎碎唸著,突然又以曖昧的眼光看著花道。
「不過看你做得這麼猛,你女朋友一定很"性福"吧,不過也很辛苦就是…。」

花道無言以對,看著一臉賊笑,好像又驕傲又得意的流川,在心裏吶喊著:
“混蛋狐狸,性福的是他,辛苦的是我啊!”

於是花道又過了三天不能下床的生活!

<<<<<<<<<<戀人絮語(番外短篇)>>>>>>>>>>

已經停電的房間內,靠著手電筒照出昏暗的亮度,輝映著兩具交纏的軀體,顯得格外的情色。明明是回家整理要搬進流川家的衣物,還沒來得及思考為何又轉入H模式的櫻木,此刻也只得隨著情慾的驅使,承受流川點燃的每一處慾火。幾乎要窒息的深深親吻,像是要將櫻木吞入的狂肆,偏偏櫻木還不甘示弱的伸出舌頭反擊,於是展開在口內、牙齦、舌尖和唇角嬉戲般舔舐,讓櫻木只能忘神的回應著,渾然不覺何時上衣已被拉高至胸上。火熱的吻轉移陣地落至櫻木胸前的紅蕊,有些粗暴的吸吮加上啃咬,一隻手也不安分的揉捏另一邊乳尖,甚至故意般發出嘖嘖的吸吮聲;身上敏感點一一被挑弄的櫻木無力反抗,雖想捂住羞恥的呻吟聲,卻下意識伸出手將那頭黑髮的人拉近自己,像是不自主的乞求著更多。
「嗯……啊……啊!……」

「很敏感嘛!花道,因為在這裡嗎?」
平時總是冷酷的表情此刻充滿邪佞,故意在櫻木耳旁輕聲說著挑逗的話語,一雙手更是不停著撫弄著敏感地帶。

「可惡,你說誰啊?」
輕易被惹怒的櫻木稍微冷卻了激情,好強的舉動卻未經思考,竟伸出了手握住流川的下身磨蹭著。
感受到手中的慾望更加碩大、火熱,正想得意忘形時,卻在接收到流川狂亂的熾熱目光,體會到自掘墳墓的危機感。

「這可是你自找的……」
蠻力般的扯下櫻木原本就衣不蔽體的最後防備,不太溫柔的分開雙腿,粗暴的將堅挺的下身深深插入。

「啊……慢點…啊……」
被櫻木挑起情慾的流川顧不了溫柔,灼熱的昂揚在溫軟的甬道不停穿刺律動著,狂亂的衝撞櫻木的身軀。櫻木只得屈起雙腿環繞著流川,無力的隨之擺動……;承受著流川狂亂的熱情,櫻木口中發出忘我的吟哦聲,扭動腰身配合一波波的衝刺,意識更逐漸模糊……。


恢復意識時,櫻木正在流川專屬的黑色轎車內,被流川楓抱在懷中。
「醒來了,還好吧?」

「一點也不好,腰快斷了!你幹嘛動不動就發情,早上才做過的。雖然很舒服,可是太常做會累死人的!」
雖然口中說著抱怨的話語,但是累趴的櫻木仍是無力的掛在流川身上,看起來倒像是撒嬌一般。

「白痴,還不都是你的錯!」流川的聲音聽起來似乎喜孜孜的,並用力的環抱緊著櫻木,將臉埋進櫻木肩上繼續輕語著。
「誰叫你每次都說那麼可愛的話。」

「我哪有啊!」嘴裡雖然否認著,腦中卻回憶起H前的對話……。

早上要出門前,想起之前背傷時,獨自在家中忍痛的孤寂,慶幸此刻有流川和他一起回家,於是說:
「真不想一個人回到那麼冷清的家,還好有你陪我。」
……於是色狐狸發作了!

等到回家收拾的差不多時,突然有些離家的傷感,想到此後將和流川一起生活,於是說:
「這可是你自己要我搬過去的,說要照顧我的,就算以後你想趕我走、我也會死賴著不走……,頂多我也會照顧你,像是做早餐、打掃啦……。」
……於是話沒說完,色狐狸又發作了!


「我……哪有。」
可惡,明明就是他色慾薰心、精蟲上腦、萬年發情的色狐狸,櫻木卻只敢在心中嘀咕,深怕又說了什麼啟動色狐狸的H模式。

「沒有嗎?可是在我聽來就像是要誘惑人一樣,就像剛剛……」
帶著不懷好意的邪惡笑容,流川的臉慢慢的靠近,眼神中再度充滿熾熱的情慾。

「等一下……我剛剛沒說什麼啊?」還想垂死掙扎的櫻木,終於發現在車廂內而無法逃脫的命運。

「不是說很舒服嗎,既然這麼令你滿意,我很樂意再讓你更舒服哦。」

「等…等一下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

櫻木的慘叫聲被隔音設備阻絕,特殊鏡面的玻璃也阻擋的春光外洩,但那猛烈的車震該如何解釋呢?
流川的司機嘆了一口氣,心中不禁為櫻木默哀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流川楓,起床了!!!
經原作者:sasshoumarn同意後轉載^_^

上集貼了一半太長了
剩下的不見了我沒發現(汗)
補貼上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